避免重蹈学校减负社会增负

教育部最新公布的小学生减负新规涉及到新生入学、教学辅导以及考试评价等诸多方面,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减负条例。社会各界对此反响不一。据观察,站在减负第一线的学校和老师反应平静,而本该欣喜万分的学生家长却反应最为激烈。道理很简单,学校、教师都是新规的受益者,他们不会为改革设置障碍;而本该与学生一样欢呼雀跃的家长却对新规喜忧参半、爱恨交加,甚至忧心忡忡。他们普遍感到担忧的是:学校、教师和学生实实在在减负了,但他们的负担都减到哪里去了呢?是被教育部“一剪没”了还是剪而不断地转嫁到了家长的肩上呢?从新规评价标准和体系设计来看,或许家长们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


不留作业就能减负吗?在家长看来,如果老师不留作业危害很多:一是老师失去了对课堂教学效果的评判标准,二是学生失去了课余学习的主动性,三是家长失去了对孩子课余辅导的方向感。为此,家长或许会采取如下补救措施:一是将孩子推向补习机构,让孩子承担比原先更多的课余作业;二是家长自主而盲目地给孩子“加量”,导致学生不仅没有减负,反而还会多做许多并不科学的作业。


限制考试就能激励学生吗?在家长看来,取消考试并且废除百分制,固然可以为后进生遮羞,但它抹平了孩子之间的差距,容易使中等生产生满足感,让优等生遭受挫折感,从而迷失努力的方向与进取的动力。所以他们建议学校将等级评价和教师评语结合起来,老师为每个学生量身定做综合素质评价表,通过数据和事例科学地评价孩子的优势和不足,从而帮助家长有针对性地教育孩子。


光给小学生减负能管用吗?在许多家长看来,课业负担和应试教育不仅存在于小学,还有初中和高中,如果没有更具连续性的减负计划,小学的减负十条有可能会流于形式而成为一纸空文。因为为了让孩子进入名牌中学和大学,很多家长还是把孩子送去各种培训机构,结果受累的还是学生。要彻底给学生减负,只能从改变应试教育模式入手,否则,一切条例都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折腾之举。


不做作业还能做什么?如果小学生课余不做作业了,他们除了打电游看动漫外,还能做什么呢?教育部的建议是:积极与家长、社会资源单位联动,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因地制宜地安排学生参观博物馆、图书馆、文化馆等社会设施,组织参加力所能及的手工劳动、农业劳动。这些建议看起来很美,但不具备可操作性。首先,活动经费如何筹措?如果有家长不愿出钱,一个举报电话就会招来乱收费的帽子;其次,安全问题谁能保证?万一出现某种小意外,整个活动就会前功尽弃,责任谁来承担?第三,活动由谁来组织?如果一没名二没利三没组织者,这样的活动计划不是画饼又是什么呢?


所以,尽管小学生减负计划的主体是学校和教师,但其核心和关键却是家长。因为减负计划可不可行、成不成功,不取决于学校的决心和老师的配合,而取决于家长的认同与支持。如果家长不理解不支持,再美好的减负方案也会大打折扣。所以希望教育部门多征求家长的意见,多听取家长的呼声,以避免减负十条重蹈“学校减负,社会增负”,“教师减负,家长增负”的历史老路。      ——《深圳特区报》2013.09.03

透过孟母择校看教育均衡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新生入学资料审查,有点新意的是今年多了一项举措,我们接受新生资料以后,要对周边的新生作一次“家访”——落实一下住在这里的是否这户人家、这个孩子。结果有点意外,也在意料之中:租房在这里的家长,有不少人家并没有住在这里。有一家更戏剧性,住在这户房子里的竟然是学校一个二年级的学生,根本不是所谓报名的新生。


这现象也并不奇怪,也不用责怪,可怜天下父母心。虽然说不要提“起跑线”这个词,可是举目四望,哪里都是“起跑线”,为人父母怎么能忍心让孩子输在开始?名校就是优势资源,占据着优势的师资、保送、推荐、参加各类竞赛的信息资源,还有那些雨后春笋般的“高考加分”“校长实名推荐”……


孟母三迁,择邻而居,培育出一代圣人孟子。但现代孟母们迁来迁去,却不是为了择邻,而是为了择校。


尽管教育部门一再强调不得对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评定等级,但是在家长心中,早就把各级学排好了座次,然后倾其所能往心心的名校挤。


要挤进名校先要挤进政府排位的电脑,于是,名校周边的房产便成了就近入学的尚方宝剑。


对于平头百姓来说,没有比买房更大的消费,也再没有比孩子的教育更长远的投资了。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痴心父母们便不惜重金在名校周边买楼或者租房。于是学区房价格便一路飚升。


以罗湖东门片区和福田百花片区为例,这里集结了以深圳中学和实验中学为主体的优质学校群,是深圳有名的优质学位圈,带有上述学位的楼盘备受家长的热捧。以至该区域租金比相邻片区贵上千元,房价比相邻楼盘贵上万元仍然一房难求、一位难觅。


中国房地产研究会秘书长顾云昌先生将价上涨的主要原因归结为丈母娘特刚需求”,岳母娘推高房价的直接证据我们很难找到,姑且当作谈资。但我们身边却不乏孟母们为高房价埋单的实例。并不是孟母们的追求如此“崇高”,而是严重的教育不公平把她们“逼”上了这高处不胜寒的境地。所以,近期有专业人士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地地道道的忽悠,可怎么放眼望去,孩子脚下都是起跑线呢?


本来,就近免试入学是国家为体现教育公平而推出的惠民政策,可是却引发了市场对学区房的热炒,这恐怕是政策制定者始料不及的。尤其令人尴尬的是,就近入学没有促进教育公平,却成了金钱比拼游戏和房产开发商拔高房价的筹码,而价格畸高的学位房反过来又造成了新的教育不公。


教育资源配置的不公平必然导致学校间的不公平竞争,竞争的结果必然是优质教育资源向权力和金钱倾斜,处于权力和金钱劣势的大多数公民也必然被边缘化。无论学区房如何供不应求,无论开发商如何鼓吹学区房物超所值,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学区房的价格确实抛弃了勉强温饱的平民,使学位房向非富即贵的优势人群集中。当教育资源的优劣配置进入恶性循环状态后,教育公平离普罗大众只能越来越遥远。


我无意指责孟母择校推高房价,因为她们也是高房价的受害者。只有从根本上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配置,才是解决择校问题的根本出路,也才能消除学区房的市场基础。也许,只有当学位房不再成为家长的心头之痛,开发商不再把名校当作炒作的噱头,教育公平才真正成为现实的可能。